【ヽ(〃∀〃)ノ】爱情魔药

一个很浑水摸鱼的hp背景的短篇,因为hp很多设定都忘了所以自己编了很多别的进去,勉强来说应该是半hp背景吧
大概就是个dokidoki的告白故事?【其实是万字高度ooc流水账
虽然看着可能会有三角恋的错觉,但是并不是
年终作,今年不会再写啥了
————————————————
石头在药剂课上得到了他们教授的夸奖,高兴的回到了宿舍,随即就看见他的室友基仔一脸迷糊的靠着床头,面色不佳,石头过去一摸,对方额头那热度,明显是发了烧了。
石头想让他去圣芒戈医院看一看,但基仔摆了摆手,问他身上有没有治感冒的那种魔药,他下节课上课的时间快到了,去一趟医院的话他的学分可就没有什么保障了,还不如现在先喝一点药水撑一撑,上过课了再说。
治感冒的药水石头倒是有,他随手就从包里拿出来一瓶递给他,忽然有个同学来找他说一些事情,等他解决完了,回来只看见摆在桌子上的空药水瓶,还有已经空掉的房间。石头刚准备收拾掉那个空瓶,却瞬间想起了什么,立马翻起了自己的背包,果不其然,他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石头的包里放了不少他自己做成功的药水,但是有一瓶的存在却十分特别,是他今天在课堂上做的一瓶爱情魔药,正是因为这瓶魔药做的非常成功让他得到了教授的夸奖,那瓶魔药药水的颜色和治感冒的那一款颜色差不多,石头还特地做了小标记防止自己认错,但是这件事基仔却不知道,他直接就喝光了,并不知道那瓶是爱情魔药。
爱情魔药顾名思义就是让人产生爱情的感觉,只要给喜欢的人喝了这药,再在刚喝下去的一段时间里和他相处一段时间,魔药就会发挥作用,让那个人对你产生喜欢的感觉。
石头立刻跑出去想找到基仔,但奈何整个走廊上都是穿着黑色巫师袍的学生,根本就找不到基仔的踪影。他又想不起基仔下一堂到底是要上什么课,思来想去反正基仔到时候也要回宿舍,他性格又不是那种张狂招摇的,应该也惹不出什么事。

基仔喝了那瓶药水之后还在纳闷这药怎么还带了些甜味,虽然他好像记得感冒药水里面要是带甜味的话可能会使药效减低,但时间紧迫,要是去一趟医院的话那可就不是喝药能解决的事情了,医师绝对会勒令他在病床上好好睡一觉休息,到时候他可能几天的课都得缺了,缺掉的课就等于他的学分,他哪里舍得。
下一节课是占卜课,刚喝的药水没那么快起效,他身体依然不怎么舒服,因此他迫切的希望今天他的死对头不要来找他的茬。
然而上天今天就是要作弄基仔,他一进教室就看见他平时坐的座位旁边已经有人坐下来了,同样的校服不同配色的滚边,他目前在霍格沃兹最讨厌的人,pi。
已经快要接近上课的时间了,其余的空座位也都已经被占光了,仔细一想他又没什么要心虚的,不就坐在旁边而已,大不了恶心一节课,总比没地方坐然后站着上课要好。
pi倒是很快发现了今天他的宿敌有些不对劲的样子,沉默寡言一声不吭,抄写笔记的时候字迹也是歪歪扭扭的,整个人更是摇头晃脑一副喝醉了的感觉,再看他那张发红的脸,pi用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一边惊讶于这烫手的热度,一边则是感叹基仔现在果然已经是烧糊涂的状态了,他这么摸他的额头他居然都没有跳起来炸毛发飙,这要是放到从前两个人早就大吵特吵一场,惹得教授给学院扣分了。
pi举起了手向教授说明了情况,教授看基仔那副样子也知道他肯定是病了,对pi主动要带基仔去医院的事还感到了惊奇,他们俩的关系只要是同上过一堂课的同学老师就都知道到底有多差,现在怎么突然就好起来,这莫不是要变天了。
pi才不管他们怎么想,他安静的帮基仔收拾好了东西,然后带着他走出了教室,领着他走去了医院。基仔一直没说话,乖乖的被他领着走,一开始是pi牵着他,后来感觉不大妥,于是就让他抓着他的袍子牵着他走。一路上谁也没说话,pi老觉得基仔一直在盯着他看,偶尔回头看他几眼他又立刻把头低下了。这可真不像他,平时都是活力十足的回赠他一个幼稚的瞪眼,他们之前可从来都不会有认认真真看着对方一眼的时刻,走廊上遇到了都要互相嘲讽几句,今天的基仔因为生病的缘故乖巧安静,却让pi极度的不习惯。
说来他们怎么结的怨pi都已经遗忘了,反正是入学时的几件小事,为此两人都对对方留下了糟糕的第一印象,十一二岁的孩子到底还是敏感且倔强,双方都不肯对对方低头,于是一见面几乎都是互相找对方的茬吵架,现在数年过去,还有一两年的时间临近毕业,他们的正常对话却不超过十句。pi忽然之间也有些惆怅,可以的话就让这次的事当做个拉近关系的契机吧,他希望自己最后关于这个学校的回忆能够完美一些,少个敌人多个朋友这样的事倒也还算不错。
而另一边,基仔却感觉自己非常的不妙,喝过药水之后身体的不适没有一点缓解反而变得更加糟糕,石头那家伙的魔药课到底是怎么让教授评优的。他病的昏昏沉沉,连拒绝pi的话都说不出口,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和往日的这位宿敌斗嘴,只能握着他的袍子角摇摇晃晃的慢慢跟着,pi从头到尾都没有先主动开口,只是偶尔回头看他几眼,走路的步子也放缓不少,不知不觉间他开始心跳加速,明明眼前的人什么都没做,可是内心却像是被勾起了什么,过往的种种一切忽然都展现在他的脑海中,他惊讶自己难道是发烧已经烧坏了脑子?想谁不好居然想他,真的是昏了头了。

医院的路也不长,pi将人送到了就走了,留下基仔一个人被医师夫人问东问西,医师夫人不懂他们这些年轻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见基仔烧的有些厉害必须得留在医院里休息,就喊pi先把基仔的包给带回去,留在这里一是不方便二是医院也人多手杂,基仔睡死过去要丢了东西可就麻烦了。
Pi托了一个小学弟帮忙送包,石头这边帮忙接到包了还以为好友是彻底烧昏头晕在路上了才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学弟一脸崇拜的说是pi学长托他送来的,小孩子同样不懂高年级学生之间的爱恨情仇,只知道崇拜厉害的前辈,话都不用套,一问就清清楚楚。
石头又问了几个同院的同学,事情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原本还有些放松的心顿时纠结起来,基仔喝了爱情魔药遇谁不好,偏偏遇见pi,作为死党他可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多糟糕。这两个人之间萌生爱情,他敢保证霍格沃兹不知道多少暗恋pi的少女能先把基仔给埋了。可问题是他们之间忽然多了爱情魔药这个因素,pi还好他不会受影响,但基仔的话就不能保证了,爱情魔药说到底可不是什么有明确保质期的东西。
爱情魔药是一种比较神奇的药水,没有人知道每一瓶的药效到底会持续多久,创造它的巫师当初就曾说过,如果这瓶药剂真的令双方发展出了感情,那么药效之类的也就已经无所谓了。这话要是让真的暗恋了谁想去搏一搏的人来说自然是一个不错的安慰,和喝了药水的暗恋对象试着谈一段恋爱,相处得来就继续,处不来就等药效销退就好,说到底这药目前最长的保持记录是两年,还存在着不知多少的误差。石头也不敢完全的心存侥幸,只能期待自己那炼制魔药的技术不要那么好,药效不要那么持久,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好友未来两年的时光要和他自己讨厌的人来一段虐恋情深。

基仔这一觉睡得极好,醒来之后烧已经退了,谢过了医师夫人之后他回了一趟寝室,调侃了一下石头的魔药,然后就有同学给他带话,他昨天的占卜课因为发烧没有上完,于是教授决定周末的时候抽出些时间为他补习。占卜课的教授是一位十分和蔼的老夫人,只不过因为占卜预言说的话都比较晦涩难懂,大家理解的比较艰难因此都不大喜欢这门课,但教授脾气非常好,评价一般都不会打太低,所以很多人还是非常喜欢选这门课来混学分的。
基仔虽然不讨厌占卜却也不怎么喜欢,曾经也努力听课去学那些占卜术语,奈何这门课实在是高深,除了几个真的沉迷进去的同学,没多少人真的能懂太多。
周末很快来临,基仔老老实实的到了教授办公室补习,老人没有像平时上课时一样穿着深色的巫师袍,她的表情要亲切许多,还为基仔泡了一杯甜得发腻的药草茶,基仔喝了两口以后实在是接受不了这古怪的味道,放下就没有在碰了,教授和他闲聊两句之后就开始说起了昨天他漏掉的课程,基仔努力的听着教授的讲解,但是他实在是搞不清星盘的星序和魔法卡牌的象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迷糊的听了半天听的是一头雾水,不过好在教授并没有说要考察他刚学的知识,反而是要为他占卜一次。
“星序为正间,卡面是手持玫瑰的浪漫之神狄丽芙,这说明你最近可能会遇到一些感情方面的事哦,虽然到底是好是坏看不清楚,不过星光并不黯淡,保持乐观吧。”
基仔一听是有关感情方面的事,忽的想起了以前暗恋过的一个女孩子,只可惜目前女孩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而他也没有勇气去告白,女孩至今仍不知道自己身边原来还有一位暗恋者。如今教授的这番话,难道是意味着他和她之间的事是有转机了?
他心里高兴,并没有注意到老人脸上颇有些玩味的表情,占卜就是这样,看到了什么并不代表全要说出什么,说得太多会破坏预言中的平衡。教授没留基仔太久,临走前还送了一包花草茶给他,基仔想着哪天一定也要泡一杯然后加上两大勺蜂蜜去让石头尝尝看。
他想着事情也就没注意看路,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人。

这撞的人不可谓不巧,正是pi,以往两个人见面定然是先来一顿冷嘲热讽,基仔正准备开口说什么,忽然想起昨天就是他带着他去医院的,好歹也是帮助过他一次,这上来直接吵架貌似不那么好,正想道歉以及为昨天的事情道谢时,pi却面色阴沉的走开了,很罕见的没主动上来挑他的刺,这下倒让基仔觉得奇怪起来,他们两这吵架也算是吵了好几年,他从未见过pi的脸黑的像刚才那样,估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基仔思来想去,觉得人家好歹昨天也帮过他那么一次,他理应也要在别人遇到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
Pi一路走到了湖边,可能是因为有着心事的缘故并没有发现一路跟在身后的基仔。此刻已经晚饭时间,附近也没有其他学生在,冷风呼呼地灌进基仔的袍子里,他本就是从寝室里到教授办公室补习,里面的衣服穿的也不怎么厚,他有些想回城堡里去享用美味的晚饭了,美味并热气腾腾的食物最能治愈被冻僵的身体,他最喜欢吃的焦糖布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希望没被抢光就最好了。
他想是这么想,可是他也感觉到了今天pi的样子不大对劲,只有悄悄地蹲在树丛间盯着远处的pi,确定他没发生什么事他才能放心。

Pi收到了一封来自家里的信,是他的父亲寄来的,这封信的到来使得他今日本来还算不错的心情瞬间变得糟糕透顶,如果不是身在学校,他几乎想要立刻冲回家解决那些破事。
Pi的父亲是一位有些胆小懦弱的巫师,从学校毕业以后混迹于麻瓜社会中,碌碌无为的伪装成一个普通人生活着,本来毫不起眼的人生有天却因为遇见pi的母亲而改变了,他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女人,他强烈地希望能与她在一起。于是他生平第一次大着胆子对着那个女人用了一瓶爱情魔药,趁热打铁在药效期里迅速和女人结了婚,还怀了孕有了pi。但药效并没有维持多久,在孕期中段时那份爱情魔药的效果就已经消退得差不多了,男人并没有任何地方能够打动女人的心,女人不是巫师,她不懂自己过往的这几个月到底是怎么和这个人在一起的,生下pi以后对他不闻不问,和男人虽然有着夫妻之名,却一点都没有夫妻之实。
Pi从小就没和自己的妈妈亲近过,但他依然渴望着能得到母亲的关爱,而那封父亲寄来的信是这么说的,母亲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怀了对方的孩子并坚决要和他离婚与情人在一起,懦弱的男人无奈又害怕,丝毫想不到什么办法,只能急急忙忙的写信给儿子希望他能有劝说妻子的方法。然而pi又能如何做呢,他无法也无权利去阻止他母亲生下他的弟妹,那个还未成型的孩子将能得到他一直所渴望的东西,他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嫉妒,对那个胚胎的嫉妒。这十多年来的荒唐他内心有一阵难以言喻的疲惫感,就在这么一瞬,他有了个荒唐的想法。
就让这一切结束好了,不再知道那两个人的事,他们之间的爱与恨全都与他再无关系,要不是因为父亲当初的那瓶魔药,他甚至本就不该来这世上,他看着那黑漆漆的湖面,即使心中仍有不舍,却毫无迷茫的朝着水中走去。

基仔本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会儿已经感觉到了pi想要干什么,吓得立刻扔下了手中的纸包朝着pi那边跑去,他此时有些恨自己平时为什么不多注意锻炼不能再跑得快些,等他跑到湖边时水已经淹过pi半个身子,刺骨冰凉的水令人寸步难行,但pi却浑然不觉,基仔用尽了全力的拽着他把他往岸边扯,却没想到自己忽然一脚踏空,整个人都扑进了水里。
好在这里不是水深的区域,虽然基仔重新站了起来但是他已经浑身湿透,被风一吹更是直接冻得他直哆嗦,不过经过刚才这么一闹pi也没有继续往水里走,于是基仔就顺理成章的扯着他回到了湖边,临走前还去树丛边拿回了那包药草茶,他怕pi再度做出什么傻事,直接送他回到了寝室去,一番忙活下来都忘了其实在湖边的时候就可以先用咒语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先变干了,从湖边到寝室这么一路吹冷风,基仔被冻得脸色发白,他感觉自己这两天肯定又要病了。
Pi从湖边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脸色一直没有变好过,浑身也是湿哒哒的看上去一点都不想平时那副温文尔雅乖乖好学生的样子,看着有些莫名的可怜,基仔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是完全没到能够分享心事的程度,也不在他寝室多留,只是将纸包里的草药茶也给了他一份,直到基仔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他忽然听见了一句轻微的“谢谢”。
基仔这一副狼狈样回到寝室自然是被舍友们好好的关怀了一通,本来也想让石头尝尝药茶的古怪味道到头来全是他自己一个人受了,这茶不加点佐料喝苦的能令人发疯,只有加上两大勺糖或蜂蜜才能缓解那份苦味,基仔被撵着去洗了个热水澡,乖乖的喝光了热茶,接着就被赶去了床上休息,在此期间他身体已经开始感觉不大舒服,虽然补救措施已经能做就做了,不过他还是没能逃过病魔的黑爪,半夜就开始发高烧,让同学们不得不通知老师送他到医院去。他腹中空空喝了药水也一个劲的想吐,糟糕的是因为发热的缘故他也没什么胃口吃东西,护士给他端来的麦片粥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了,医师夫人一时间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先强迫着他把药喝了不会让烧坏脑子以后便让他安静的睡着休息。

他在医院里足足躺了两天,石头可怜好友这几天病来病去的苦日子外加自己没告诉他的他还喝了瓶爱情魔药可能会喜欢上自己的宿敌,带了他喜欢的布丁来探病,顺便问一下他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无端端弄得全身湿透搞得连病几天,脸色一看就发虚。
基仔于是就把那天的事说了,不过把pi想要寻短见那部分给忽略了,说是看着pi状态不太好于是就想去跟着看看,然后走到湖边被发现了两个人又斗气吵架然后他和他一起不小心栽进了水里而已。
石头觉得吧,基仔这个人凭着前几年和pi那些小打小闹的恩怨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为他找理由掩护的,就算是爱情魔药在发挥作用也不带这么发挥的,石头于是真的信了两个人是不小心一起掉水里的,但基仔比较倒霉所以病成了这样。不过他还是多嘴问了句基仔为啥会突然想要多管闲事去跟着他,结果却听到了这样的答案。
“因为他看着很令人放心不下啊。”
基仔还是挺庆幸自己这回多管闲事一趟的成果的,虽然他和pi的关系远谈不上好,不过好歹同学一场,他还没恶劣到想要他去死的程度。石头在一旁却暗自心惊起来,他这兄弟喝的魔药怕是真的在起作用了,以往的他哪次提到pi不是咬牙切齿张牙舞爪恨不得撸起袖子就是干,奈何他身板不够被石头嘲笑了许多次,如今居然看着Pi而放心不下,要不是知道他喝了药才阴差阳错变得在意起了pi,石头会感觉这个世界变了天的。
两人的思绪都各自跑偏,因此并没有发现有个身影从布帘间闪过。

基仔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的把他喜欢的焦糖布丁吃了个够,医院的病号餐实在是太过清淡,从麦片粥到水煮青菜怎么寡淡怎么来,唯一好喝一点的是一道玉米浓汤,可惜不能垫肚子,这好歹才住了两天,要是再住几天基仔怕是能干出溜出医院回学校吃饭这种事。
吃饭的时候他偶然瞥见了pi,他已经不再像那天一副阴沉的样子,他恢复成了往常那样彬彬有礼的模样,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笑着和众人打招呼。基仔莫名有些羡慕他,pi他不同总是能和各种各样的人打好关系,以前入学的时候他就因为觉得pi笑得太假而忍不住去找茬找事撕破他的脸皮,那时也是年纪小单纯的嫉妒那种优秀的孩子,现在人已经开始渐渐成熟,想想倒是觉得挺对不起他,可奈何这一切都不是那么容易开口,他性格远没有想象中那般大胆豁达。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自从看到pi在湖边那一副阴沉的样子之后基仔就开始觉得内心有些愧疚,他一直看到别人好的那一面,又怎么会知道那个外表光鲜亮丽的少年内心却也又承受着什么别样的负担呢,以至于都要想不开去死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圣诞节将近的日子,虽然魔法界并不信耶稣但也还是放了假,不过最近几年考虑到有挺多学生因为不想来回奔波于是放弃回家滞留在学校里,就有教授提议给留校学生们办个小型的圣诞舞会庆祝。这个提议自然得到了学生们的一致好评,基仔往年是离校过假期的,他父母常常会选择飞来英国和他一起过节,奈何今年他们先去了其他地方旅游,他又没有其他地方好去,于是基仔也就只能留在学校过圣诞了。
基仔有些无精打采,霍格沃兹不通网,近几年因为外界科技发达才跟着潮流通了电基仔才能给他的游戏机充上电打游戏解闷。然而近期他已经把自己的手头里存的游戏差不多都打了个遍,收集要素什么都也找的差不多了,白金奖杯都拿了个七七八八,阿爸却忽然想起某次他写信回去说最近有考试比较忙不能多写信的事想了起来,不肯给他寄新游戏了。他无聊的要命,又无事可做,同样留校的石头看着就窜撵他去参加平安夜舞会,起码也算有点事做。

留校的学生不少,大家在今天也没多少学院间的隔阂,也都没穿着颜色单调沉闷的巫师袍,而是各色礼服礼裙看得人眼花缭乱,相比之下,穿着日常便服来的基仔,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基仔本来也就以为这是普通的宴会,哪想到大家都穿得这么好,他现在缩回去宿舍找套好衣服来也来不及了,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坐在餐桌边,专注的吃东西。事实上也不是所有人都一副正装的样子,也有几个穿便服的来舞会就是单纯吃吃喝喝的,这样的人从头到尾就没奢求过请人或者有人邀请跳舞,基仔自然不想有谁找他进舞池溜达一圈。他其实是有一个人想邀请她跳舞的,但是她今晚打扮得那么漂亮又好看,显然是适合更好的舞伴的,何况那个女孩子想要跳舞的人也不是他,他又何苦去自讨无趣。这么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他忽然就看见了pi被一个女孩牵着离开了会场,鬼使神差的,他跟了过去。
说不出这是看热闹还是别的什么心理,总之基仔还是挺好奇的,据他对pi的了解,pi虽然笑的亲和力挺高,实际上却很抵触别人与他有什么亲密接触,从未见过他亲近过任何男的女的,正因如此一点绯闻都没有在女孩那边倒被称作完美的学院王子。上到准备毕业的学姐下到刚入学的学妹,想向pi告白的女生数不胜数,据小道消息称这还没算进男生,要是加上了怕是数量更加惊人。
这样的pi难道决定在圣诞节脱单?基仔想难道他是准备以后从脱单这方面去嘲讽他吗,虽然自那件事以后两人见面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剑拔嚣张的感觉了但关系还是没好到哪里去,见面都不带好好打招呼的,也无怪乎基仔第一件事想得还是pi要拿别的事嘲笑他了。
今天起床的时候他就发现天色不大好,到了晚上来参加宴会时更是下起了小雪,基仔有些机智的想好在出门的时候他顺手把巫师袍披上了当披风,这样就算下雪也弄不进衣服里。走廊上空荡荡的没有别的人在,好在现在电灯普及了霍格沃兹,不像以前那样靠着蜡烛忽明忽暗的微光显得整条路都阴森森,那样的路给基仔十个胆都不肯一个人来走。
pi和那个女生绕了半天路终于到了外面的庭院就停下了,基仔蹲在附近的草丛里,庭院里没有其他光照非常适合藏匿。他认得那个女孩,是pi一个院的,家里据说有什么非常厉害的魔法部高官的亲戚,她一脸娇羞的对着pi说了一堆肉麻兮兮的话,最后委婉的表达了自己对于pi的一腔爱意,基仔本来以为他能看见pi点头答应然后一对学院情侣诞生的场景,岂料pi愣了愣,一本正经的拒绝了她。女孩本来害羞的表情瞬间变了,她忽而想到了什么,对着pi就是一顿恶骂,什么血统不纯的巫师爹不疼娘不爱的,基仔听了半天才发觉她这是在骂pi的家世,她一脸气愤的骂完就走了,只剩下pi一个人站在庭院里,面无表情。
基仔本来想偷偷溜走,没想到蹲的有些久了脚麻了,一不小心就弄出了声响,他再转头一看,发现pi那冰冷的似箭一般的眼神正盯着他,基仔瞬间就觉得尴尬万分,只能硬着头皮站起了身子,他忽而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包好的姜饼人,递给了pi,并说道:
“啊哈哈哈你们也出来散步啊!这块姜饼人给你吃啊我从宴会厅那拿过来的很好吃的!另外她说的那些话你就当浮云好啦,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追求什么纯血不纯血的多无聊是吧!”
pi默默接过了姜饼人,握在手里没有吃掉,好半饷才对他说了一句:
“谢谢。”

如果霍格沃兹联网的话基仔现在一定立刻发帖求助,我刚目睹了我的宿敌一件很尴尬的事现在他一副难过的样子在我面前该怎样让他看上去好一点,很急,在线等。
奈何霍格沃兹不通网也不搞任何通讯信号,想要补剧补番还得用盘托人拷了再让猫头鹰送进来。基仔正发愁时,忽然急中生智想到了什么,他整了整袍子,一副脸皮很厚的样子对着pi说道:
“请问我有幸请这位先生跳支舞吗?”
他说是请pi跳舞,用得却是女孩子的屈膝礼,顺便还提了提袍子角假装像穿了裙子一样,他这么做虽说不上哪里滑稽,但是能稍微缓解一下pi的阴暗情绪大概也是好的。
他说不出自己为什么要为pi做这些,傻的要命的行为,pi不一定会因为他而心情变好,但他就是想做,让他开心一点点对现在的他来说就足够了。
本以为pi会对此嗤之以鼻并把他看作笑柄,出乎意料的,pi回应了他的请求,并握住了他的手,两个人没有过多亲密的接触,就是静静的在原地晃悠,但基仔看得出来pi的脸色已经比刚才好上不少了。
午夜的钟声响起,两人停下脚步,pi轻声的说了一句:“圣诞节快乐。”
基仔正欲也说些什么,嘴唇却被什么冰凉的东西擦过,他睁大眼睛看着pi,却见对方一脸无事的指了指他们头上的树枝。
原来有人恶趣味的在上面绑了一束槲寄生。
这亲的可是有理有据,基仔那股不服输的气忽然又起来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抬头也跟着亲了pi一下。
“礼尚往来。”
说的像句狠话,结果却是说完这句话以后立刻就跑开了去,并拼命的用手捂住脸,想要挡住脸上那源源不断的热度。以及他没有看到那留在庭院中的少年渐渐露出的微笑。

心扑通扑通的跳,脸红的想煮熟的虾子似的,吓得石头看见他还以为他又着凉生病了,虽然死活说他没有受凉可还是被赶去休息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脑海中全是pi的脸凑过来的那一刻,不管闭眼多少次都能想起那一瞬的冰凉。本来的发展该是他们跳完舞互道祝福然后各回各家才是啊,是哪个家伙在树枝上绑的槲寄生,真是不知该说是麻烦还是该夸是天才。
很奇妙的是,在他们亲吻之后基仔完全没有什么恶心抵触的感觉,他只是一个劲的在害羞并感到惊讶,因为本来按照两个人的亲近程度,pi完全可以忽略掉那束槲寄生,可他还是亲了,这难免就会让人多想些其他的。
这也基仔终于好好的审视了一次的内心,好像不知不觉间他就不由自主的开始关注起了pi,他想pi的事情也逐渐增多,到刚才pi的亲吻他事后完全没有丝毫的反感……他好像,喜欢上pi了。
事实被自己戳穿的那一刻基仔有那么一丝的绝望,他不确定也不敢确定pi的那一个吻其中包含着什么,只是单纯的槲寄生之吻亦或是对那支不像话的舞的答谢,他怕给自己留了太多希望,到头来得到的会是加倍的绝望。失恋的苦,他没有太多余力去承受第二次。
圣诞节过后到期末放假前他就有意的躲着pi,但是别人说起了pi的事情又忍不住听一听,真要是在走廊上遇到了却又低着头完全不敢与他目光相对,有时隔得远远的又会悄悄的看一眼pi。他这鬼鬼祟祟的样子自然也被好友察觉到了什么,石头不愧是他的心灵损友,一眼就看出他春心悸动,嬉笑着问他看上了哪个女生,终于选择不在一棵树上吊死。
基仔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每次都是刚鼓起勇气想找好友倾诉一下自己内心的烦恼,没两秒又开始犹豫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和石头说。
石头也不傻,见他不愿意说也就悄悄观察着,很快就发现了基仔对pi的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如果这是一场单纯的暗恋石头并不会多想什么,但他知道基仔喝过一瓶爱情魔药,那么基仔对pi的感觉就很难说清到底是发自内心的又或者根本就只是魔药的作用。他不希望两个人都认真的投入感情之后在后来的某一天,因为药效的消失而深深伤害到彼此。

石头终于老老实实道出了那天他喝错药的事,这令基仔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原来他那次喝的甜药水是一瓶爱情魔药,他虽然平时魔药课不怎么爱听课,但是对药水的基本效用还是理解的。爱情魔药,归根结底就是给人一种爱情错觉的魔药罢了。
也就是说,他至今为止的那些感觉,全是因为他喝了魔药带来的?
那他内心的那份悸动,那点忐忑不安,全是假的?
可那天的吻不是假的,他那份朦胧的喜欢,也不是假的啊?
石头和基仔离校的列车是错开的,石头看着基仔失魂落魄的样子也很是担心,但奈何他的那一趟列车已经要开了,他没法留下来安慰基仔,只能匆匆拍拍他的肩就离开了房间。
基仔是他们寝室最后一个走的,以往的假期他都巴不得第一个先离开学校回到有网络的世界,只是他听说pi也是最后一批离校的就也跟着最后一批走了。此刻他内心五味杂陈,一肚子的苦闷不知道怎样去发泄,披着外套就想去外边走走。
走着走着他就走到了湖边,学校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这附近也异常安静,只能听见远处禁林里不知什么动物的嚎叫声,忽然他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吓得基仔猛一回头,发现原来是pi走到了他身后。
在看到这个人的那个瞬间,他更加确定了,自己是喜欢的,不管那是否有魔药参与其中,但他就是喜欢他。明明是十分确定的事实,眼睛却忽然止不住的开始流出泪水,他说不出什么理由,但就是止不住流泪。
pi掏出手帕为他擦去眼泪,轻轻拥他入怀缓缓拍着他的背安抚他,没有多说什么,一如当初他陪在他身边那样。
“我喜欢你,但是,但是……”他一咬牙,还是接着说了下去,“我喝了爱情魔药,我分不清那是真是假。”
pi忽然抱得他紧了一些,良久他才听见他的答复。
“没关系,如果是真的,就那让它保持,如果是假的话,那就……”。
“弄假成真吧。”

————————————————————
万字流水账终于写完啦(*´◐∀◐`*)一开始我其实就是想写个腻歪的小短片啊没想到扯了这么久,这篇一开始是9.26开的有人信吗……
坦白来说还是有很多地方不足的,我自己也感觉到,但是不管啦写得好累啊就这样吧 |・ω・`)
最后卡在这里,这对新晋的小恋人到底会干啥,是静静的腻歪还是放飞自我去开车,都任君想象啦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麦麦砸长成了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