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就讲讲最近的烦心事吧

这说起来非常幼稚,我因为一些原因,退了部队。
4.2新版本换了个L房,嗯,大家兴高采烈的要装修,因为之前有一个m房在,很多家具拿到了L都可以用,装修庭院的时候原本是我先放了一点东西,大家当时在语音,叽叽喳喳的改来改去啥的,可以理解的同时,我心里也有点不爽。
其实这也算是我自己在找理由吧,我也不知道说出来干嘛,算是发泄,也是为自己开脱吧
毕竟是部队房,大家想要一起布置嘛,那就布置咯,毕竟是部队长花的钱,大伙的家,我没理由像个搞独裁的一样不让他们摆来摆去吧
这其中我比较喜欢L房猴面雀的外墙以及新出的室外温泉,真的非常喜欢那种,后来就有人调侃起了那个温泉像是茅厕的玩笑,这玩笑以前也开过,而且我也没表达出我很喜欢这个庭具的样子,笑就笑吧。至于猴面雀,可能因为当时外墙都在我手上,所以其实想换,也没法子换,但是大家都不大喜欢猴面雀外墙会有根柱子立在院子里。
这里的话其实也就算是意见不同所带来的不愉快吧,只是我单个人的而已,室外的搞得差不多了,于是我和另一位装修工卡老师就开始搞室内了,我负责一二楼,卡老师负责地下。
一开始还好,我把左边设置了一个较为宽敞的摄影棚和一个阅读区,右边用墙隔断出了一个房间当作餐厅的样子,楼上的一侧则是一个大浴室。我这人一搞装修就容易自我膨胀,觉得哪都很好,还不错的样子。唯一的问题可能也是卡老师和我说家具要适当调一调啥的,毕竟家具位少。
忙了大概一下午吧,当时是星期二,正好是每周清各种大大小小cd的样子,不过刚换房子要装修嘛,虽然有以上说的我内心的一点不愉快,但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
然后部队长小乔回来了,在此为了避免误解我先说一下,他真的是个不错的人,这次的事情也没什么谁错谁对,只是在我的语言描述下,他可能会成为比较偏向错误的那一方。
他看了一下已经布置好的地方,问我能不能将一些区域移到二楼,又将二楼的浴室移到一楼。说明一下,此时我大手大脚已经用了差不多100-150左右的家具位,如果这么个搬法,再加上后续的修改之类的,只会花更多的时间,而且主要是我脑子里有一种想法是你既然要人改,那何不一开始就自己做,我们这种装修全是非雇佣自愿的,用啥家具我都是自己买自己做,反正那时我挺生气的,你随便一句话说下来我可不知道要忙多久多久了,当时也有撒气的成分在吧,先是退了部队群,然后气得要退部队,不料之前买了个部队房间,要走就得把房间里的家具撤的干净,当时也是生气,直接从好友列表里找了个聊得来的朋友,开了忙碌,点开好友传送,就去海都公寓买了个房间,把我部队房的东西搬了个干净。与此同时部队长大概是察觉到我生气了,但是我开了忙碌又私聊不了我,只能部队喊话求原谅,但奈何那会儿我正气头上,越看越气,终于来回跑了几趟以后把房间东西搬完了,然后利落的退了部队。

我退了部队以后又花了时间布置我的公寓房间,小乔在这段时间里找遍了海雾村的公寓,大家也都在qq和游戏里问我劝我啥的,小乔还保证了不会动我的装修啥的,还是很感动的,加上第二天本来气消了不少,准备加回部队开始重新装修的时候,走进部队一看,啊,我的装修,全没了。卡老师还在忙装修,忙了通宵,虽然装的很漂亮很好看,但是我布置过的那点样子,一点都没留下
那一下子是什么心情呢,难过失落是肯定的,也有气愤,既然你做不到不改装修,那为什么要答应我不改呢?
但是已经答应了别人回来,总不能刚回来又撒气说嗨呀我不开心我要走吧。我忍着,忍着,期间看到卡老师和小乔关于家具的讨论时,已经有些绷不住,那时候还多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你对我的装修指来指去,对其他人却不这样,满意别人那就一开始不要让我碰装修啊
我这时候情绪有些崩溃,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回了部队也不想回答新人的问题,也不想参与群里的聊天,难受的不行就开始哭,一直拼命哭。晚上看大橘和卡老师在那个部队房秀恩爱不知为何更是受不了了,我不想看到房子的东西,房子的话题,甚至有那么一刻会有把房子的东西全拆了的戾气。我扛不住了就直接去找小乔的cp说了,小乔的cp大概也是去和他说了,没多久小乔就来找我了,我也认真的说出了房子和我的问题,我和那个房子是没法共存了,看着他我心里的情绪就控制不住,但我不能阻止别人说这个部队房,那我也只有先自己逃避开,眼不见心不烦。
目前就是游戏里再次退了部队,去了朋友专门为了买房的部队,内心果然舒缓许多,虽然没有以往那种归属感,但至少比之前的要好。哦对,走之前还非常体贴的把外墙换回了莫古力,反正他们又不喜欢猴面雀,那就莫古力咯,哎,现在很阴暗的回想起来,我应该缺德点,用餐馆外墙,不是嫌弃猴面雀嘛,那就换个更嫌弃的咯?!

虽然出来这几天会感觉有些不方便,比如开不了特效之类的,但是看不见那个该死的L房我心里就舒坦。
以及经过这件事我已经深刻并清楚的意识到,我永远只有拥有自己的房子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是装修还是其他别的,只有自己的才是问心无愧的。其实一开始装修我还在犹豫啥的,毕竟小乔出了钱买房然后卡老师又氪金买了几棵樱花树啥的,但仔细一想,那个房子里的家具有70%都是我出钱买的+自己做的,我为啥要心虚?
以及出了这事以后因为我讲清楚了原因,小乔于是就说把房子变回我原来的布置,我拒绝了。在此说一下我阴暗的想法,这事要说是你小乔错了大不了就是我白忙活一场,在卡老师几乎布置好整个房子以后你这么说拆,那么立场就反过来了,别人看我就会觉得我无理取闹要把别人忙了一晚上的活拆了OK?我之后回去看了一眼,更想冷笑,你都记不住我的布置是什么样了,又何苦强行布置呢?

我现在是一点都不能去多想那个部队房,想的多那股戾气就会控制不住,不过想想当初我走的时候确实要拆拆家的,毕竟如上面说的,几乎很大一部分的家具都是我自己掏钱的,要是我不花这钱,呵,自己弄个M都可以了
以及出来的时候虽然说了是去朋友的部队散心,也说了买到了自己的房的话可能会消气啥的,但是越在外面我就越清楚,我怕是永远回不去咯
只要那个破L还在,我的戾气就永远都在,一直
我恨它,我宁可回去以前的沙M,那里至少是我的家。
现在,我没有家了。
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我朋友,并不是嫌弃他的房子。只是能让我当成家的地方已经没有了,说的很中二,但确实是这样
很感谢他,给我提供了一个容身之所。
还有一点,装修要搞,就请让一个人全权负责。
更有,做人不要太仁慈,缺德点是最好的。我出的钱干嘛要便宜给其他人。一想到我以后抢到房子还要装修,哎,烦,该拿点家具走的。
戾气攻心,回想了一轮又哭了一次还是控制不住这股怒意,果然还是心不够静,为了不再口出狂言,我也就先说到这,希望能睡好点吧

评论 ( 3 )

© 麦麦砸长成了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