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车钥匙

是一辆车,但是完整版被我放群里了,请想看后续的移驾

因为懒得搞微博图片和石墨那些啥的,所以委屈一下大家啦

此车是路人x卡洛斯,背景是我写着写着爽过头几乎完全忘了的狒狒14设定,本篇中卡洛斯是猫男

具体更多的请看群里的txt=。=

———————————————————————————

卡洛斯已经不知道这一切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
最初他不过是听了朋友的话,来到这个他推荐的场所打工,没想到在工作的第一天老板就塞来了一件萨维奈舞娘装给他,并美名其曰这是他们这里的工作服,他不穿就无法上岗。
虽然这样的工作服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卡洛斯今时不同往日,完全没有收入的他已经快要花光自己那并不多的积蓄。他虽说有着一身还算不错的武技,但是却没找到合适的队伍,连委托都做不了,只能靠着朋友的推荐来到这家店打工。
穿上衣服之后老板倒是用十分满意的目光打量着着他,接着旁边喊来了一个正在忙着的人族青年,让他教导卡洛斯一些基本礼仪,并对他耳语几句,那青年瞬间像是懂了什么,送走老板以后便对卡洛斯说了一些注意事项,见卡洛斯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也不管他有没有听懂,递给他一盘酒水,吩咐他保持微笑,接着将他送进了包厢。

卡洛斯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笑僵了,本来他以为他进来只是送个酒而已,却没想到客人不让他走,反而像狼一样紧盯着他,卡洛斯没见过这样眼神如狼似虎的大人物,这位客人身上随便所穿的衣物一件就抵得过他至今为止的所有财产,他不敢妄动,生怕出了什么岔子他要被赶出这家店,这样一来他可就真的没有活下去的法子了。
他在包厢里感到了一些窘迫,不仅是那位客人的视线,还有衣服所带来的不适应。舞娘装所用的布料并不多,下半身更是一不小心就有走光的可能,轻飘飘的感觉令卡洛斯十分不习惯,他看上去像是想把自己努力的缩成一团,不让人看到自己那裸露的皮肤,这衣服又是露腰露腿的,多少令他感到有些羞耻。
客人此时却招了招手让他过去,亲自倒了一杯酒,递给卡洛斯,让他喝下去。
卡洛斯过去并没有喝过多少酒,一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二是姐姐曾教导过他不可以过多饮酒,既伤身也会误事,卡洛斯十分听话,后来要不是有几次迫不得已象征性的要喝几口,他的人生甚至可以说是滴酒不沾的。
可能是想到姐姐的原因吧,卡洛斯神情开始带上了些许落寞,客人也发现了这一点,他让卡洛斯坐下,却见卡洛斯像喝牛奶一样,小口小口的抿着酒,客人愣了愣,忽然又想起了卡洛斯头上的猫耳朵,心里不禁在想这大概真的是一只真的猫了。
“你在想什么,我见你好像不大开心。”客人颇有耐心,忽然问起了卡洛斯话。
“我,想起了姐姐......”卡洛斯太高估自己的酒量和低估店里酒水的度数了,才喝了不到一两口的量,头就已经有了晕乎乎的感觉,他自觉不对,赶忙把酒杯放下,人却依然是喝醉的,摇摇晃晃的像个不倒翁一样。
“你姐姐?”客人忽然凑了过来,用手揉起了卡洛斯的猫耳朵,卡洛斯的敏感部位忽然被人这么一碰酒顿时又醒了一半,但这么慢慢的揉耳朵的动作实在是太过舒适,卡洛斯的那几分醉意又继续卷土重来,几乎要侵占他的意识。
“她...不见了....呜.....”很快的,他感觉到有一股燥热从小腹间升起,身体像是想要舒缓什么似的,开始依靠着沙发扭来扭去,眼神也渐渐的变得迷离起来,卡洛斯知道身体这样很不对劲,但是他控制不住那股欲望,渴望与人发生些什么的欲望。

评论
热度 ( 5 )

© 麦麦砸长成了菌 | Powered by LOFTER